今天连连来我寮了吗

一个非酋,抽不到连连系列,腐女,写手,声控,一个傻逼,手写赛高。

想不出题目就不写了

观看前需注意事项:由于作者第一次发文,文笔是不大好的,人物会有ooc,角色死亡预警,澄曦澄无差,无脑观看是最好的,求轻喷,在下十分感谢各位的合作。


注:灵感来源于一张图,名朋最近一直在刷的,里面是蓝大的,对白为“晚吟,下次能否换你褪去一身骄傲,喜欢我到疯狂?”


侵权的话我会删。


————我是分割线————


今日云深不知处事少,很快便将堆积的公务处理完毕,比往常更早地前往护着小辈们夜猎,其实也只是想籍着护着小辈的机会而与那人见面罢了。


虽有忘机和无羡的先例,叔父也不怎么执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可他并不因此而告白...先不说断袖之癖不容于世间人,他与那人皆为一宗之主,不可为一己私欲误了江蓝两家。 只好趁夜猎时与偷偷护着小辈的那人见面,不道风花雪月,只道公务与小辈事。对他来说,能说上话已是上天垂怜,他不敢再求更多。


藏于树上,微微转头便能看到随行的那人。 “江宗主,真是巧合。”哪有什么巧合,他早便知那人于此。 那人点头表示打招呼。深邃的杏眸平静的看着小辈们,但他却能看到里面隐藏的怀念,兴许是想起幼时与魏公子一同夜猎的情景吧。


那人坐在树上静静的看着小辈们,不时抚上手中紫电,他知道那人快没耐心玩游戏,不自觉握紧手中琴弦,待小辈不能抵挡便使弦杀之术,朔月别在腰间,但他不想朔月出鞘。


两人各于一树,谁也没说话,那人突然道:“江某听闻蓝氏事务繁重,蓝宗主不必处理家中事务?” 他笑了笑,“谢江宗主关心。今日事务不多,很快便处理完毕。”说完,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人突然再道:“你我相识多年,勿用如此般生疏,唤江某晚吟即可。”晚吟是那人的表字,他是否能奢望,那人的心意也如他一般? “那在下恭之不尽,晚吟唤在下曦臣即可。”互唤表字为他的一点私心,希望那人得知后别多加责怪。 那人点了点头,“嗯。曦臣。”


金凌不知为何突然慌神,险些被邪祟袭击。好在那人及时甩出紫电威吓邪祟,他赶紧将金凌拉开,好让那人有发挥的余地。


长鞭犹如流水白绫一般柔和,在那人手上却处处暗藏杀机,霸气的很。看着那人熟练的甩动长鞭,紫色的灵力于鞭中流转,竟吓得邪祟步步后退。没料到的是,那邪祟往他冲来,而他没带裂冰。


他侧身躲开,直视邪祟,甩出手中琴弦缠绕邪祟。琴弦锋利,岂是皮肉可敌?也便落得个四分五裂的下场。


“不愧是曦臣,一手弦杀使得嫩熟,江某佩服。”紫电已回原态,守在那人指间。 得心上人赞赏,何其有幸?他笑了笑:“谬赞了,涣不比晚吟,紫电如流水任晚吟掌控。”


三个小辈兴许没料到他二人的出现,收了欢笑,拘谨得很。“金凌,夜猎时失神,是想死吗!”那人怒道。“我这不是没事吗!”金凌道。景仪和思追倒是想劝解二人之间的气氛,被他拦下了。看着二人不解的眼神,他道:“不可插手他人家务之事。”


那人教训教训着金凌,思追景仪于旁站立,倒是温馨。 谁也没料到,一柄长剑出现在那人身后,速度之快,看到的金凌景仪思追还没反应过来。


他以最快速度推开那人,将自身送往那剑。


“曦臣!”


“泽芜君!”


一剑穿胸,倒是疼得很。他撑着不倒,却还是高估自身实力,不得已倒下了。原以为脸会着地,却不料有人接着了他。


“喂!听到我说话吗!!” 那人似乎十分紧张,是因为他挡住了那剑?还是什么?


他突然感觉好冷,刺骨的冰冷,繁重的衣物也无法阻挡。他费力抬手止住那人,趁着还没失去意识,将所要说的赶紧说完。


“咳咳...晚吟...涣心悦你....涣...自知一厢情愿...也不奢望....给晚吟带来麻烦....着实抱歉....” 他感受到那人将他紧紧抱进怀里,将灵力传给他,殊不知,非金丹有损的伤,灵力是治不了。


“蓝曦臣!蓝涣!你别像是说遗言一般,你敢死试试!我江晚吟不允许!麻烦?你怎会如此觉得?!” 听到那人的话,他是否能奢望,那人也是心悦于他?


“涣...有求...下次晚吟能否...褪去一身骄傲...心悦...于..涣..” 哪来的下次?修道之人,本为逆天而行,少有轮回,且他从小受安魂礼,化为厉鬼更无可能,唯有魂归大地之下场。幸运的话,便像那晓星尘道长一般,还有残魂。


“蓝涣....”


“能...身死在..晚吟怀...中...涣..何其..有幸...”说着,再也撑不住,闭眼了。意识消散前,他好像听到了晚吟的回答。


“...舅舅?”金凌担心问道,毕竟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没反应过来泽芜君便挡剑身亡了,而舅舅也只是紧紧抱着泽芜君,一言不发的掉眼泪,似乎死的不是友人,而是道侣。


江澄没理会金凌,他脑海里只想着好不容易才互称表字,蓝涣怎么就死了?听那人所言,那人也是心悦他,怎么就这样了?那人也真是傻,不到死不会说明心意,这让他怎么办啊....


“...笨蛋。”


“晚吟也心悦你啊...你怎么就没听到...”


言语为双刃,望慎用之。

《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所遭遇的事件,相信大家不多不少也懂吧?我只能说“未知全貌,不予置评。”也不会说谁对谁错,我只是想以我自身经历说言语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以及看了魔道之后的感想。


我呢是一个处在海外的读者,接触墨家三兄弟,只是因为一时书荒逛jj时刷到的《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怎知后来就迷上了。


那时是我人生里的低潮期,由于常没交作业却能考到好成绩的关系被所有人明里暗里的说着我作弊,他们所说的全部一字不漏地进入我的耳里,那些嘲笑贬低的眼神我全都看的一清二楚。


可那又怎样?


只好沉于各种网文来逃避现实。就在那时,我被我闺蜜安利了《魔道祖师》。看完《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的我正想继续看秀秀的第二本小说再加上闺蜜的安利,我点进去了。


没想到第一句就是【魏无羡死了,真是大快人心!】,不知怎么的,我竟然能浮现出当那些人找到所谓的‘证据’时,会不会说出“这个人被踢出学了,真是活该!”这些话。


慢慢看下去时,事实跟世人所说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魏无羡修的鬼道,属【邪魔歪道】,根本不容于所有人;我看网文混二次元,在所有人追星的地方,不也是【邪魔歪道】?


魏无羡被谣传成丧心病狂,叛徒,滥杀,忘恩负义,白眼狼...就因为他修鬼道,他与所有人不一样!!


这就是现实。


所有人在聊最近什么剧好看什么明星很帅很美时,只有我一个没有任何的话题混进去,只能坐在一旁等午饭时间与我闺蜜两人慢慢聊最近看的文和动画。


一些较为不理智的明星粉丝听到了我们聊的内容,说什么动漫抄袭他们的偶像之类的...我反驳了,下场就是那些人看我不顺眼,开始造谣我作弊,我是面具人,老师的走狗,两面三刀...


我闺蜜也因为我,而受到了社团里的师姐师妹的排斥。那些人明里暗里的排挤我闺蜜,我能当做看不到吗?


这就是现实。


童话什么,只不过是欺骗自己的方法。现实里,怎么会有这种好事?现实里,人多就是正义,少数服从多数,即使不愿也不得反驳,否则你就是邪魔歪道!


与双杰不同,我给我闺蜜提出绝交的建议时,她骂了我一顿,并表示敢绝交就直接上手揍我。


不自觉的把自己代入进了故事,我深度的体会到魏无羡的感受。


想辩驳却又无能为力,明明是想为大家好的却又被自己搞得一团糟,事实常常不如你所愿。


透过魔道和自身经历,我看清了整个世界的现实,没有人想知道真相,他们只想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即使有反驳,无论如何都欺骗自己那是被骂的在欺骗人,错的是他不是自己...


作弊的事,老师没有相信。虽然我常不交作业,但内容的质量,老师是看到的。由于看到,所以重用;由于重用,便成走狗。


所以,谁会相信老师的话?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这是魏无羡说的,那时他还信着清者自清。


可,真会有这事?


秀秀的书,勾勒出了整个现实世界。那些闲言闲语更是写实,摸滚带爬地经历了这么多,心性有损自是极为正常。


任何人面对满世界的恶意,谁又能够开心起来,饶是极为洒脱的魏无羡,也从恣意变得阴郁。末了只能带上面具,伤害自己,只为融入进这个世界里。


我也曾想过轻生,永远不再回到这个让我绝望的世界,就像魏无羡死后十三年的风平浪静一样。可,还是得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家人、闺蜜、为数不多的友人可是会伤心的...


魏无羡有着陪伴他的蓝忘机,两人一同经历,最后也能真相大白;我虽有闺蜜陪伴,但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只好当做自己全都不知道,磕磕绊绊地去了解三次元,喜爱的事物不能表态,对话时脑袋里高速运转只为猜测他人想法...


只是想让人觉得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与他们【打好关系】,这样我闺蜜就不必再社团里受到排斥。她小时就被人排斥而孤僻,现在好不容易重获快乐,我不想她再次被人打入深渊。


魔道让我认清了一切,也成了我警惕自己的一本书。但我就是喜爱它,连带着接下来的天官和一开始看的渣反,三本书一次又一次地重刷,只是提醒自己,现实就是这么无奈,别沉迷于一时而再次陷入梦境。


只是一个学校里的闲言闲语就能让一个人性格大变,那么一整个网呢?谁有想想秀秀的感受?面对全网嘲,她该有多绝望?!


别说什么承受不了闲言闲语的人自杀是ta们自己活该,是ta们心理承受压力不好,我只是说说罢了谁知道ta会去自杀?


很多人一生就栽在别人的【我只是说说罢了】,那时ta们正属青春年华,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刻,但就因为闲言闲语,一生最恣意的时刻还没开始就终结了,永远停留在最绝望的时间。


有些上升至家人的,ta们的家人也处于绝望之中,孩子死了自己却不能为他澄清,什么东西都无能为力。


言语为双刃剑,善用自是不错,为恶伤害极大,望慎用之。